4位85后汕头小伙子将音乐玩给600万观众看——李秋乐和小伙伴们的电音梦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13 10:34:23

面对场下数万名热情挥手的观众,以及网络直播间600万的观看人数,台上表演的乐队激情四溢、声情并茂。5月29日夜晚,第二届斗鱼嘉年华“燃”游戏电音趴的演出在武汉沿江的中央公园举行,现场立有一座LED双面巨屏对表演进行直播,方便长江对岸的行人“跨江”观看。演出过程,多首耳熟能详的游戏插曲经过重新编曲与电子混音处理,带给观众新的震撼与感动。


带来这场气势磅礴演出的“Muser电子音乐乐团”(下文简称Muser乐团),成立于今年4月份,四名乐团成员均为汕头人。


Muser乐团在音乐会上合影。(受访者提供)


友情见证梦想的坚持


姚子乐担任Muser乐团的队长,也是这支乐团的发起人和组织人;李秋乐是Muser乐团的制作人,主要负责作曲、编曲;此外,曾思超任贝斯手,陈嘉超任鼓手。姚子乐和李秋乐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他们的音乐历程。


“尽管Muser乐团成立时间很短,但我们丝毫不担心合作的默契,因为我们自学生时代起便是好友,一起排练、合作过无数曲目。”李秋乐告诉记者,他和姚子乐自初三的暑假认识,在高中时一起组建“R&W乐队”, 贝斯手曾思超也是成员之一。


姚子乐补充道:“高中那会儿我和秋乐都很喜欢香港的L·M·F乐队,他们有首歌名为《对错》,我们便把歌名改成乐队名。而Muser乐团的名字,则是将音乐的英文(music)和人的英文后缀(er)相结合,出来的单词muser刚好是沉思者的意思。”姚子乐表示,尽管Muser乐团是在接到斗鱼平台的演出邀请后才组建的,但乐团成员已有多年的交情和默契。


在R&W乐队成立后不久,李秋乐便转到广州上学,之后到加拿大留学,如今秋乐已在加拿大定居,与一加拿大女子结婚,育有一女。但过年回家李秋乐总会找到姚子乐,“一回汕头我们就又打成一片,一起聊天叙叙旧,听彼此创作的新曲目。”

      

姚子乐和李秋乐对记者坦言,如果没有这群音乐死党,很难坚持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李秋乐对记者提起在武汉演出时的温馨一幕:“因为主办方调整了演出时间,所以鼓手陈嘉超无法登台演出,我们制作了一段视频送给他,开演前在LED巨屏播放。观看视频时我特别感动,然后就对子乐说,‘终于能一起登台表演。’子乐回答我,‘等10年了’。”


吹奏尺八的李秋乐。


现实与理想的统一


在传统观念较为浓厚的潮汕地区,姚子乐、李秋乐追求音乐梦想也面临较大的家庭阻力。姚子乐告诉记者,他和李秋乐都是“85后”,“我们这一代的父母长辈都经历过文化饥渴、肚胃饥渴的时代,都追求稳定的生活,都渴望子女能考取公务员、端铁饭碗。”姚子乐说。


李秋乐的朋友曾这样形容“85后”:“我们每个人都是‘末代皇帝’,是第一批衣食无忧的孩子,父母给我们最好的物质条件;我们也是第一批失去自由的孩子,父母强制要求我们上学、考公务员,我们丧失选择的权利。‘90后’‘00后’的父母反而能够理解、包容子女不同的选择。”李秋乐在学生时期,因为不爱学习、热衷音乐,与父母间频生矛盾。“我觉得学校的教育方式就是教所有学生爬树,猴子当然爬得好,但鱼要怎么爬?我就是那条爬不了树的鱼。我希望教育能够重视学生的差异性,培养学生的创造力。”李秋乐说。


姚子乐的父母算是音乐的“圈内人”,父亲开琴行、懂拉小提琴,母亲则是一名钢琴教师。但得知儿子要走音乐这条路,两人都予以反对,表示温饱和理想难以兼顾,希望姚子乐能放弃对音乐的追求。


面临阻力的子乐和秋乐,将更多精力和时间放在做音乐上面,牺牲社交和玩乐的时间去学乐器、谱曲子……如今,李秋乐在加拿大经营一个音乐工作室,为企业和视频制作人编曲、作曲;姚子乐在汕头从事音乐自媒体职业,也是汕头小有名气的舞美运营总监。


多年来对音乐的坚持、热情终于变为成绩,让父母的态度从反对转变为理解和支持。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李秋乐的父亲骄傲地对记者谈到有600万网民收看演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我的不少同龄人,就业后都感到困惑,做不成自己想做的事,浑浑噩噩、随波逐流。我很庆幸自己能一直坚持理想。”李秋乐对记者说。


姚子乐敲击音乐键盘。 


电子游戏也是一门艺术


姚子乐和李秋乐都是电子乐的好手,谈到电子乐的特点和魅力,他们喜上眉梢,有聊不尽的话题。


“利用电子音乐,一个人便能组建一支乐团。因为混音器可以模拟各种乐器的声音,而且通过音波还能创造出新的声音,电子乐的编曲人完全可以‘演奏’一支交响乐队的作品。尽管真实乐器发出的声色更真实纯净,但电子乐无疑具有更多创造的可能性。”李秋乐神采奕奕地说道。


姚子乐补充说道:“一巴掌拍不响,做电子乐一定要熟悉各种乐器的音色和特性,才能在脑海里想象、模拟多种声音混合的效果。还有,传统乐手大多只专注于弹奏一种乐器,而电子乐手可以用任何声音作为采样!例如世界上的冷门乐器,我们录一段它们演奏的声音,便能作为采样,复制它的音色创造新的音乐。”


姚子乐告诉记者,Muser乐团虽然是一支电子乐团,但非常注重结合乐器进行演奏,“加入尺八、古筝、琵琶等中国传统乐器的演奏,能丰富电子乐的层次感和表现力。这也是Muser乐团的特点之一。”姚子乐说道。


谈到除音乐之外的兴趣爱好,姚子乐和李秋乐不约而同答道:电子游戏。“几乎所有热爱电子乐的人都喜欢玩电子游戏。”李秋乐告诉记者。


“我个人认为,电子游戏是比电影更高级的艺术形式,”姚子乐对记者说,“它涵盖了声音、画面、故事和交互,体现了大量的人类智慧和创意。类似沙盒游戏这一类开放性、创造性较强的游戏,就特别令我着迷。”


李秋乐还对记者聊到电子游戏和电子乐的因果关系:“像第一代任天堂(红白机)里游戏的配乐,它并非mp3等音频格式,而是由芯片发出。那些配乐就是电子音乐的前身。”


“游戏里是一个可控的、自由的世界,玩游戏就是寻找自我的另一个出口,让我看到人生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李秋乐说。


做音乐就是最疯狂的事


完成首场演出后,Muser乐团的成员再次分散四海。截至发稿日,队长姚子乐和贝斯手曾思超留在汕头,鼓手陈嘉超在广州工作,制作人李秋乐飞到加拿大。姚子乐告诉记者,近期Muser乐团的主要目标是创作出优秀的原创作品在网上传播,并留意合适的巡演机会。“希望未来有机会在故乡汕头举行巡演。”他说。


姚子乐向记者介绍,目前汕头的音乐制作人还不多,产业环境还不成熟,但电音爱好者的数量正在显著增加,这两年举办的“汕头电音节”都有近5000名爱好者参加。“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更多人知道电子乐是好东西,并创作出有中国特色的优秀电音作品。”姚子乐信心饱满地说道。


李秋乐告诉记者,音乐创作就是一件“恶性循环”的事,“当你创作出一首新曲子,第一感觉总是满意和享受,但过段时间再拿它和大师作品比较,就会觉得这首曲子一无是处。然后自己重新埋头创作音乐,头抬起来,几年就过去了。”


当记者询问姚子乐和李秋乐,他们的音乐历程是否发生过某些疯狂的故事,姚子乐顿了一会回答:“我始终觉得,做音乐就是最疯狂的事。”



领导说了!

你点一个

作者和小编的工资就上涨一毛!



作者:本报记者 辛挺

编辑:之瀚




长按图框识别二维码关注“特区青年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