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小说:苞米地,嫂子脱裤让我帮她..【126章--130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7-04 07:58:35

126俗话说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

这句话从字面上来理解的话就是哪怕你家趁一万块钱,也不如趁钧窑的一个破瓦片……

当然了,这只是夸张的说法。实际上,哪怕你趁一百万,恐怕还是不如钧窑的一个破瓦片值钱……

杨小宝只是感觉这玩意儿很值钱,但在他的意识里这东西值钱也是有个度的。

杨小宝感觉着瑞兽金印可能价值上千万,和他的文具厂总价值也差不多。但是如果让杨小宝二者选其一,他肯定得选文具厂啊!

问题的关键就是颜雅红现在给这东西估价几千万,或者换个说法:半个亿!

“弟弟!”

颜雅红语气都变了,不再称呼杨小宝“小杨子”了。

杨小宝:“额,干啥?”

“你这个东西,卖不卖?”

杨小宝:“当然卖啊!不然我拿出来干啥,逗你们玩啊?”

颜雅红眼神异常的热切:“既然要卖,不如就卖给我吧!我知道这样对你来说不公平,或许把它带到拍卖会上,价格可能会超过五千万。但是有一点,拍卖行也要抽取提成的,按照少的来说,十分之一的话,估计最后到你手里的,也就四五千万了。”

杨小宝:“这个,你真要买啊?”

杨小宝反而觉得有点尴尬了,大家都是朋友,谈钱就伤感情了嘛!况且杨小宝总觉得这玩意儿没用,总不能你收藏个王爷的大印,身份就变成皇亲国戚了吧?其实杨小宝总觉得花大价钱买文物搞收藏的人都是傻B,他不想坑颜雅红……

“必须得买!这枚金印可是收藏中的顶级品,或许我这一辈子都再也看不到第二个了。不瞒你说,我爸爸也喜欢收藏,要是他知道我遇到了这么好的东西没有买下来,他得掐死我!”

杨小宝:“……他要真因为这个掐死你,那只能证明你不是亲生的。”

颜雅红:“嘿嘿,开个玩笑而已。好弟弟,你就卖给我吧!嗯?好不好嘛?”

虽然没有抓着杨小宝的胳膊晃一通,但是颜雅红那张精致的小脸,以及眼睛中那殷切的神情,再加上她那嘴角高高翘起的小猫嘴儿……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别说是要给钱了,就颜雅红这副样子,哪怕是对杨小宝说:“你去死,好不好嘛?”杨小宝没准也能答应了……

江雪晴都看傻眼了,痴痴的问颜雅红:“你,你是我的颜老师吗?”

颜雅红直接无视了自己的爱徒,追问杨小宝:“不要拿去拍卖会了,我怕夜长梦多,你现在就卖给我,好不好啊?”

杨小宝:“额……那颜姐你出多少钱啊?”

颜雅红:“据我估价,这枚金印的价值就在4000万左右。当然了,为了防止你太吃亏,我给你出4500万。”

杨小宝:“4500万?你确定?”

颜雅红:“哎呀就知道你这小子黑心的很,这样吧,我最多再给你添200个,4700,怎么样?说实话,超过了这个数就真的有点虚高了。再说咱们是朋友啊,总得给个朋友价吧!嘿嘿……”

为了宝贝,颜雅红真的是豁出去了,不仅在杨小宝面前使出了美女专属绝招——撒娇,甚至就连耍赖皮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哎,既然颜姐你这么有诚信,那这个金印就卖给你吧。不过不用4700万,4500万就行,就像是你说的,咱们是朋友嘛!”

颜雅红高兴的都快跳起来了:“好,一言为定。我这就给你准备钱去,你要现金还是支票?转账也可以。”

杨小宝想了想:“支票吧,现金太扎眼,转账费用太高。”

江雪晴在一边就努力想啊想,4500万现金得是多大的一堆?

颜雅红抬起手臂,俏皮的打了个像只:“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回家就给你填支票。”

杨小宝笑呵呵道:“好,宝贝你可以先带走。”

颜雅红讶异道:“你说什么疯话,这么大金额的交易,当然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你就不怕我拿了你的宝贝跑了啊?”

杨小宝:“当然不怕,颜姐有的是钱,而且我信得过你的人品。你这么喜欢它,君子成人之美,就让你先带走把玩个够嘛!”

颜雅红兴奋的拍了拍杨小宝的肩膀:“还是我弟弟最仗义!不过那样不好。不如这样,你跟我去我家,我当场开支票给你。”

杨小宝:“好啊!”

江雪晴也要跟着去,于是颜雅红开了她的大奔,拉着二人直奔名苑小区。当场签了支票,这就算交易达成啦!

颜雅红非常的兴奋,拉着杨小宝和江雪晴的手:“走,喝酒去,不醉不归!”

杨小宝却说道:“等下,我还有个事情。”

刚才大家都太激动了,以至于颜雅红根本就没有发现杨小宝的书包里还有另外一个宝贝呢!

杨小宝从包里把那个黑黝黝的圆球掏了出来:“当当当当!”

颜雅红江雪晴都愣住了,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一开始不是说有两件宝贝么,你们怎么把这茬都忘啦?”杨小宝笑嘻嘻说道。

主要是这玩意儿不大,也就鸽子蛋大小,别说是放在包里了,藏在手心里都看不见。

“这是什么,夜明珠还是什么珍珠?”颜雅红的兴趣又被勾起来了。

“这个东西和那个瑞兽金印是同一时期的,我当初就是一起收过来的。当然了,这玩意儿就便宜的多了,颜老师你有没有兴趣?”

颜雅红:“当然有了,只要品相好这个也值点钱的。哎呀,一看你这手法就不专业。”

颜雅红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来一只肉色的丝袜,打开来对杨小宝说道:“来,放到里面。”

杨小宝把珠子交给了颜雅红以后,她又用丝袜一层层的包了起来,然后随后揣进了衣兜里。

杨小宝好笑道:“颜姐,你这是不打算还我啦!”

颜雅红小脸儿一红,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懂什么,不管是珍珠,还是玉石车的,只要是珠子都需要把玩包浆的。你这个东西,一看就是土货,上面一层泥巴。直接用手拿脏了不说,还容易让它沾上汗水,对珠子的影响很大的。”

这就是内行啊!杨小宝算是服了。

“那这个东西,又能值多少钱?”杨小宝试探着问道。

“不好说,不过一般不值多少钱。普通的也就几千万把块,哪怕是最好品质的贡品珍珠,皇帝用的,目前市价一百万也封顶了。”

难怪颜雅红就那么随意的放自己兜里了,原来是因为不值钱啊!想到这里,杨小宝顿时兴致缺缺:“那我就懒得卖了,反正你刚花了这么多钱买了那个瑞兽金印,我干脆买一赠一送你算了。”

颜雅红这就有点惊讶了:“你真的舍得?这东西就算是普通的珠子,它也是汉朝的东西,少说好几万呢!”

杨小宝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那当然,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说送你就送你啦!”

颜雅红乐了:“好,还是我弟弟最仗义!走,咱们先去喝酒去,这顿饭我请!”

三人是打车去的,颜雅红自然也破了她那晚上出门滴酒不沾的规矩,在酒桌上拉了江雪晴一起,豁了命的也要把杨小宝灌醉了。

“来宝弟,姐姐敬你一杯!”这是颜雅红。

“来宝弟,姐也敬你一杯!你干了我随意!”这是江雪晴。

结果愿望没达成不说,杨小宝越是喝酒眼神越亮,人越精神。反而是二女,都搞得小脸儿红扑扑的。自作孽不可活啊,就这杨小宝还没有恶意灌她们酒呢!要是杨小宝真有那心思,能当场把她们二人喝到桌子底下去。

庆祝完了,颜雅红打车回家。

忽然得了个稀世珍品,颜雅红心情好的简直不能再好。

纵然醉的脑袋晕晕的,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那就先洗个澡再说吧!颜雅红随即就给浴盆里放了水,准备脱了衣服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了。

谁知在脱下套裤的时候,忽然觉得兜里什么的东西硬硬的,有点硌得慌。这时候她才想起来兜里还有杨小宝送的一颗珠子没有看过呢!

颜雅红把包着珠子的丝袜从兜里掏出来,打开了一看,发现这一会儿过去,那颗珠子上面包着的泥浆已经给蹭掉了不少。

颜雅红忽然很好奇,想要看看杨小宝送她的这个礼物到底是什么货色。于是又用丝袜把那珠子包了起来,拿在手里熟练的搓啊搓。几分钟以后,再拿出来一看,发现这颗珠子它变了!

蹭掉了上面的泥浆以后,这颗珠子变成了翠绿翠绿的,颜色浓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颜雅红神情凝重起来,很显然这颗珠子并非凡品。于是她把珠子高高举过头顶,仔细的观看了一阵子……

颜雅红小口微张:“我的天!这珠子……这珠子它是活得!”

除了颜色鲜艳欲滴,卖相喜人之外,颜雅红仔细一看之下,竟然发现那珠子之中,有一团像是水汽,或者说是雾气的朦胧物体。那一丝乳白色的东西,竟然在珠子里欢快的移动着!自由的变幻着形状!

127颜雅红沉不住气了,拿出来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我是颜艳红,麻烦转接一下我爸爸。”

不一会儿,一个苍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红红啊,你可是好久没给爸爸打电话啦!”

颜雅红:“哼!我倒是想给你打电话啊,可是每次都要转接,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颜父:“……爸爸是太忙了啊,怎么啦宝贝儿,给爸爸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颜雅红:“你等着啊,千万别挂电话,我现在往你邮箱里传两张照片。”

颜雅红从抽屉里拿出来一部高清摄像机,把瑞兽金印和那颗珠子放在一起,从各个角度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从电脑上把照片发了过去。

“你在家里?哪里弄到的这些?”

颜雅红自豪无比的说道:“我今天淘来的。”

“花了多少钱?”

颜雅红直接说道:“4500。”

颜父:“4500两件?可以啊!光这个金印就得5000上下了,至于那个珠子,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凭感觉,也是个真正的宝贝!”

颜雅红:“嘿嘿,4500一件啦,这颗珠子,是卖家送我的。连你都看不出来它是什么东西?”

“不当面见了,光凭照片可说不准。”

颜雅红:“我看过了,非石非玉,也不是珍珠,拿到暗处能发绿光,珠子里面有一团活动的氤氲。”

颜父:“咦,这就奇怪了,我在照片上也看到那团雾气一样的东西了。凭我的经验这个东西,以前市面上绝对没出现过。刚看到它的第一眼,我还以为是什么高科技产物呢。”

颜雅红:“不可能,他肯定不会拿着一个小孩儿玩具送我。这颗珠子和金印一样,都是汉代的。唉,既然你都不知道,那我自己查查资料吧。”

颜父:“嗯,总之这回干的不错,光那金印就是稀世珍宝,绝对能收回本钱了。至于这颗珠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感觉它可能比那金印更值钱。你和那个卖家是朋友?什么关系的朋友?”

颜雅红脸红了:“最近新教的朋友,他比我小好几岁,我们认了干姐弟。”

颜父:“呵呵,好啊,这样我就放心了。红红啊,你这个干弟弟什么来头啊,出手很大方啊,连这等宝贝都舍得送给你?”

颜雅红:“哎呀别说了,我们就是姐弟关系。其实他是真的不懂行,不然也不一定会把这个送给我。我先挂了啊!”

颜父:“别,等一下。红红啊,爸爸老了,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咱们家的……”

颜雅红:“哎呀又提这些,我还没有考虑好呢!缓一缓再说嘛!”

“唉……好吧,那就缓缓……”

爸爸年纪大了,一直想要颜雅红接他的班,奈何颜雅红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经商上。这,也强求不得啊!

颜雅红挂了电话以后,坐在电脑前开始翻资料,翻来翻去都没有找到和这颗珠子类似的。

终于,她不经意间发现了一条线索——蜃龙!

蜃龙是古代汉族传说中的一种龙。蜃栖息在海岸或大河的河口,模样很像蛟龙,或者说就是蛟龙的一种。

词条的下面,还有一些关于蜃龙的传说。传说是一种闻名于世的自然现象海市蜃楼,就是蜃龙在作怪。在阴雨潮湿的天气里,有时候蜃龙会从海中跃出,口中吐出一颗珠子,珠子散发出阵阵浓雾,浓雾中会出现种种幻象。

看到这里颜雅红忍不住噗哧一笑,自语道:“难道杨小宝送给我的,就是那传说中的蜃珠?”

反正也是闲着,找不到任何线索,颜雅红干脆童性大发,关上灯完了起来。

关灯以后,室内一片漆黑。但是当她摊开手掌以后,掌心那颗珠子散发出的绿幽幽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颜雅红痴痴的自语道:“好美啊!”

最令人惊奇的是,当她的纤手晃动的时候,珠子中那片氤氲雾气也开始游动起来。在雪白的墙壁上造成一条酷似游龙状的阴影,灵动蜿蜒得跳跃着。

颜雅红看傻眼了,难道传说是真的?这颗珠子真是传说中的蜃珠?

如果是真的,它又能值多少钱呢?颜雅红简直不敢想象了……

这时候她一点酒意都没了,双目圆整,怔怔失神。

颜雅红心里很别扭,不论这颗珠子是不是蜃珠,从它表现出来的异像来看,那么它的价值绝对远超那瑞兽金印。

价值上亿?开玩笑!全世界仅此一颗的玩意儿,你说它值多少钱?

太珍贵了……颜雅红很清楚,杨小宝根本就不懂这是一颗什么珠子。如果他事先知道这颗珠子的价值,那别说送给自己了,根本就不会拿出来!

况且杨小宝根本就不知情,还是颜雅红告诉他这颗珠子不值钱,他才当做礼物送给她的。那么这种做法,是不是有欺骗的嫌疑?

颜雅红脸上火辣辣的,长这么大都没有坑过谁。没想到这不经意间,就把杨小宝给坑了,赚来这么一个传说级的稀世珍品。

颜雅红想把这颗珠子还给杨小宝,但是……只要以后不提这件事情,他根本就不会知道。

颜雅红感觉,如果知道这颗珠子的价值以后,杨小宝一定会要回去。毕竟两个人认识刚不久,还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哪怕是夫妻之间,又有几对肯把这样的宝贝共享?

颜雅红红着脸犹豫了半天,还是下定了决心。给杨小宝打电话!让他过来,当面告诉他这颗珠子的价值。让他做决定吧。

接到颜雅红电话的时候,杨小宝刚刚楼下,还没有进家门。

“怎么啦颜姐?你不会是喝高了吧?”

颜雅红语气很不自然:“我还好吧……那个,你能不能现在到我家来一趟?”

杨小宝:“这,这么晚了,你又是自己在家,我去合适吗?”

颜雅红语气坚定道:“请你务必现在就过来一趟,好吗?”

杨小宝:“……额,好吧,我半小时后到。”

杨小宝准时来到颜雅红的家中。

给杨小宝开了门以后,颜雅红随即回到了床上盘坐下来,神情怪异的望着杨小宝。

她看来是准备睡了,换上了一套非常宽松的藕色蕾丝边睡衣。睡衣的料子非常光滑,像是瀑布一般经过沟壑山岳顺流而下。

这位姐的身材真有料啊!杨小宝暗暗吞了口口水,傻不愣登的问道:“颜姐,你不会是喝酒把脑袋喝坏了吧?”

颜雅红:“锁好门,拖鞋,上床。”

杨小宝懵了:“啊?”

颜雅红:“快点啊!”

杨小宝:“嘿嘿,好吧,万一你反悔了随时说话,我可以停下。”

颜雅红:“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让你怎么做你怎么做就行,害怕我吃了你啊!”

杨小宝激动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天可怜见,他觊觎颜雅红这位熟女姐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难道今天老天开眼,听到了我内心中那野性的呼唤?

杨小宝依言照做,锁门,拖鞋,坐在了床边上。

“离那么远干什么,到我身边来,你挡着光了。”

杨小宝纳闷不已,窗帘是拉着的,关上灯以后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哪来的光啊!

杨小宝伸出手去在床上摩挲一阵,摸到了一个温暖又光滑的东西……

“你摸我的脚做什么,往右边一点,到我身边来。”

杨小宝尴尬道:“嘿嘿,失误,纯属失误啊!”

然后就摸到了颜雅红的身边,与她肩并肩盘腿坐着。

阵阵体香从伊人身上传来,熏得杨小宝沉醉不已,仿佛做梦一般。

“颜姐,你神叨叨的到底做什么啊?”

颜雅红没说话,只是摊开了手掌,刹那间整间屋子充斥满了绿色光华。

杨小宝望着墙上那条飘来飘去的游龙,简直吓傻了:“我靠!”

扭头再一看颜雅红手上的珠子,和幽光映射下她那美死人的脸庞。杨小宝感觉此时的一幕比笑傲江湖里令狐冲头一回看到圣姑婆婆的脸的时候还要浪漫。当然颜雅红比哪一个版本的任盈盈都美多了!

颜雅红下床打开了灯,对杨小宝说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了吧。”

现在杨小宝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点点头说道:“我以前真没想到这颗珠子竟然这么神奇啊!”

颜雅红:“嗯,我那时候看走眼了,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珍珠或者夜明珠。我怀疑它很可能是传说中的蜃龙珠。”

杨小宝:“龙珠?集齐七颗可以召唤神龙的那种?那它很值钱吗?”

颜雅红:“……你想什么呢,不过这珠子的确很值钱。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它的价值,可能是那瑞兽金印的十倍以上。”

杨小宝:“……四五个亿?”

颜雅红点点头:“嗯,当时你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送给我的,所以现在……”

颜雅红摊开手掌伸到杨小宝面前,示意他可以取回去了。

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颜雅红感觉心里都在滴血。

有紧张,有懊悔,但是更多的,还是坦然。

杨小宝的脑子也有点转不过来弯了,傻乎乎的就伸出手去……

128对于这颗珠子的价值而言,杨小宝之前做过的一切努力,遭了那么多的罪,得到的财富都是不值一提的。

这颗珠子,可以让杨小宝即便这辈子什么都不干,也能平安富贵,并且福荫几代人。

杨小宝伸出手去,半程又停住不动了。他抬起头来,发现颜雅红的眼睛亮晶晶的,正在注视着自己。

杨小宝的手忽然缩了回去,然后“啪!”的一下,用力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

“靠,想什么呢!”杨小宝自言自语道。

颜雅红非常惊讶,杨小宝那一巴掌打的太清脆响亮了,甚至有自虐的嫌疑。

“你干什么,你疯啦!”颜雅红赶紧凑到杨小宝身前看了看,发现这一巴掌打的太狠了,一侧的脸庞都肿起来了!

“你神经病啊!干嘛打自己!你看都肿了,我去给你找点红花油……”

杨小宝一把拉住了颜雅红的玉臂:“颜姐,不用了,我没事的。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

颜雅红嗔道:“你又没犯错误,干嘛要打自己。”

“怎么没犯错误?我刚才差点就犯大错误啦!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怎么能不算呢!颜姐,其实如果你不告诉我这颗珠子很值钱,我心里可能会更好受一点,嘿嘿!”

颜雅红说道:“可我那样不就是昧了良心坑你啦!”

杨小宝:“是啊,你身为女人家,都能把这事儿看的明白。我好歹也是个爷们,怎么也不能让你笑话啊!你就放宽心吧,那珠子我既然说了送给你,那就是你的了。”

颜雅红:“可是,它真的不是普通的东西啊!我也没有没有同等价值的东西回赠给你。要么这样吧,我把那瑞兽金印还还给你,那些钱就当时我买这珠子的了。”

杨小宝摆摆手:“不行,说好了的事情就不能变,这个事情就这样,你不用再说啦颜姐。”

颜雅红的心弦忽然被一只无形的小手拨动了……

杨小宝那贱兮兮的笑脸,在她眼中也变得可爱起来,无比的可爱。

颜雅红笑吟吟的说道:“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收下了。你过来,让我抱抱你。”

杨小宝:“啊?你抱我干嘛啊?”

颜雅红:“你不要想歪了啊,你不是我弟弟吗?”

杨小宝:“……好吧。”

颜雅红一把搂住了杨小宝的腰,小猫嘴儿凑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太可爱了!你知道吗,哪怕是我所有家产的价值,恐怕都没法比得上这颗珠子。既然没有办法回赠给你,那索性就想你说的,咱俩认姐弟算啦,你觉得好不好?”

杨小宝纳闷道:“咱们本来不就是姐弟相称的吗?”

颜雅红:“你也知道那只是称呼啊!我的意思是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会把你当做亲弟弟一样来疼爱的。以后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既然是一家人,那么所有的东西都共享了,你觉得好不好?”

杨小宝非常感动,先不说颜雅红出身有多高贵,身家丰厚比自己强多少倍。就凭她真心实意的要和自己做一家人,就足够杨小宝感动了。直到这时候,杨小宝才感受不到了和她之间的那种差距。

“好呀,既然你看得起我杨小宝,我就认你这个姐姐。就像你说的,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颜雅红兴奋的不行:“口说无凭,咱们必须拜过天地了才行!”

杨小宝差点就曲解了她话里的意思了,赶紧纠正她:“那是拜把子,我的姐姐……”

颜雅红:“对,结拜!”

杨小宝:“可是咱们没有香烛啊!”

颜雅红:“这个好办。”

于是颜雅红就跑到厨房里拿了一只碗,碗里盛了半碗盐回来了。

杨小宝好笑不已,也灵机一动从兜里掏出来一包烟:“香烛也有了。”

接下来杨小宝点燃了三根香烟,倒着插在盐里面。然后把碗放在地上,两个会玩的人像模像样的一起跪了下来。

“苍天为证!今天我颜雅红(杨小宝)义结金兰,成为姐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生不弃。谁要是违背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拜完了把子,颜雅红把杨小宝拉起来,又拉着他的双手,咯咯的笑个不停。忽然间就多了个弟弟,她也觉得很有趣。

“姐,你刚才不是说咱俩都是一家人不分你我吗?”

颜雅红笑道:“是啊!你想干嘛啊?”

杨小宝讪笑道:“明天咱俩换换车呗,我开你的奔出去办点事儿,撑场面。”

颜雅红二话不说,把钥匙递给了杨小宝:“拿去,送你啦!”

杨小宝连连摇头:“那不行,其实我现在也能买得起了,不过过日子还是当省则省嘛。”

“没关系,反正我就是个当老师的,其实开那车也有点招摇,咱们就先换着开。你要是觉得喝那点酒不碍事儿,今天晚上把它开走就行。”

杨小宝告辞以后,颜雅红躺在浴缸里还在犯懵,感觉脑袋晕晕的,今天好像干了太多稀里糊涂的事情了。

…………

第二天,杨小宝开着大奔来到7420工厂。

一如往常,工厂门口游行的人数不减,看起来反而更加热闹了。门口那两位老家伙还在焦头烂额的应付着抗议的工人们。

杨小宝把大奔远远的停在了路边,然后来到工厂门口。

搞笑的是竟然还有几个人能认得出来他。

“小杨来啦!”

杨小宝:“诶来啦,您老来的早啊!”

“可不是,一大早就来堵门了。你二大爷最近可好啊,我们正合计着搭伙去看看老伙计呢!”

杨小宝:“托您的福,还好还好。”

“啊!好就行,这样我们就放心啦。唉……我们这帮老兄弟命都不好啊!”

杨小宝挤过人群,来到那两个老头面前:“二位,我问一下你们谁是厂长?”

看起来更显老的那个回答道:“我是厂长老周,小伙子你是?”

杨小宝:“啊,我是代表我二大爷来的。周厂长,我想耽误您几分钟,谈点事情,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嘿嘿,方便。那个老黄啊!你先应付一会儿,我和这位小兄弟聊聊。”周厂长正巴不得有人找,正发愁脱不开身呢!

老周厂长,领着杨小宝来到厂区的旧办公楼里他的办公室,请杨小宝坐下以后,自己先灌了几口凉茶,说了半天的话实在是太渴啦!

从周厂长的办公室就能看出来这7420工厂确实衰败的厉害,连厂长办公室都这么简陋,看上去几十年都没有添置新家具了。

“小伙子,你二大爷也是咱厂里的职工吧,是哪位啊?是不是行动不方便派你来的啊?”

杨小宝笑呵呵道:“那只是个幌子而已,我今天来找您,是来帮您排忧解难的。”

周厂长奇道:“哦?怎么说?”

杨小宝:“工厂倒闭欠了工人退休金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想必这些天您也辛苦了。我还听说你们和准备收购7420工厂的那个港商梅谈拢,所以就特地找您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也有意收购这个工厂。”

“噗!”周厂长刚喝下的一口凉茶全喷出来了。

“不好意思,失态啦!小伙子,我想先问问你,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杨小宝好笑道:“难道您以为我大老远跑来是找您逗乐子的?”

周厂长仔细打量一番杨小宝,越看越觉得这家伙年轻的不像话,最多也就二十刚出头的样子。想了想,顿时明白了。

周厂长的态度变得客气起来:“年轻人,不知道令尊是?”

杨小宝哭笑不得:“我老家是下边儿县市的,我老爹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是我想收购7420,又不是我爹。”

周厂长脸上还是有点不可置信的意思:“小伙子,你知道我们要价多少钱吗?”

杨小宝坦白说道:“3500万对吗?钱的方面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我不了解这次交易,工厂里都能给出一些什么条件。这么跟您说吧,我是带着诚意,开着奔驰来的,就停在外面路边。”

杨小宝看得出来周厂长是不信任他,毕竟自己太年轻。杨小宝有点郁闷,早知道直接跟颜雅红要现金多好,到时候开着大奔直接拉上半个亿的现金过来,吓死这个看不起人的老头子。

周厂长也看出来这个年轻人气度不凡,和自己谈话的时候气势上一点也不落下风。举手投足之间信心十足的样子那必须是久居高位才能养成的气质。当即也收起了轻视的心思。

“是这样的小伙子,我们这次准备出售的,是7420工厂的470亩土地,70年的使用期限。外加厂里的一些老旧设备。你可能也听说过7420的一些光辉历史了。想当初刚建国的时候,7420可是这省城的头号大工厂,厂里一万多工人,就是一万多家庭,相当于当年小半个省城的人口啦!现在虽然破产倒闭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磅钉。我们合计过,光是厂里的设备,哪怕卖废铁也有个千把万。所以这个生意还是大可做得的。”

杨小宝:“哦?那为什么先前那位港商没有和你们谈妥呢?”

129说起这个老周厂长就是一脸的愁容。

“还不是因为价格问题嘛!那个港商买下来7420这块地,是想要搞房地产的。小伙子你也知道这两年房地产市场有多么的火爆。我们请专业的评估师考察过,参照现在省城的土地交易价格,按理说7420工厂土地70年的使用权,哪怕4000万也是合适的。如果不是为了那些退休职工,我们肯定不会报出来3500万的低价。现在土地价格上涨的这么快,再过几年,没准它就能涨到5000万。可问题就是,那位港商他只肯出到2500万,小伙子你说这是不是欺负人?这根本就连工人的退休金都不够啊!”

身为一名商人,杨小宝其实是站在那位港商的这一边的。

说句难听的,谁会嫌自己钱多?你给工人发不起退休金了,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不是有钱人上街的时候看到乞丐都丢下个万把块钱才算是好人?有钱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周厂长,可不可以带我参观一下你们的工厂?”杨小宝问老周。

“嗯?……当然可以啦,欢迎参观!”

老周厂长惊喜不已,口说无凭,杨小宝想要参观7420工厂的举动,就说明他是真的动了心了,多一个买主,工厂方面在谈判中才能站在主导地位。

于是老周厂长从抽屉里拿了一大盘钥匙,亲自带领着杨小宝参观了一遍7420工厂。其中重点向杨小宝介绍了一下车间里的设备,还有仓库里面的存货。

真不愧是大型国企,即便倒闭了底蕴还是这么的丰厚。车间里那巨大的钢铁车床,在很大程度上打动了杨小宝。哪怕是按照两块钱一斤的废铁来卖,一台机器也能卖个一两万。7420工厂里十几个车间,每个车间里几十台机器。杨小宝在心里估摸了一下,光这些卖废铁也能有个七八百万了。

尤其是在参观了工厂的仓库以后,就更加坚定了杨小宝的决心。其中一个仓库里竟然存放了一百多吨铜线缆!

现在市面上废铜还二十块钱一斤呢!光这一百多吨线缆哪怕是按照废铜价格,也能卖个四五百万,更别提还都是一些儿臂粗的好线缆了,随时都可以拿出来使用。

老周厂长看到杨小宝脸上那神秘莫测的笑容,心中就是一喜,看来这事儿有门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二人又回到厂长的办公室里。

这时候周厂长对待杨小宝的态度就客气多了,先是给他冲了一杯热茶,然后陪着笑脸:“杨老板,您看了我们工厂以后,感觉怎么样?”

杨小宝笑道:“呵呵,还成吧,基本上能达到我的满意,我挺有收购的意向的。”

老周厂长大喜:“那您准备出多少钱?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啊,少了三千万可不行。那个港商后来也松口了,说能给到2900万。”

其实老周厂长在这里还撒了谎了,实际上,那位港商只给到了2700万……

杨小宝干脆利落道:“就按照你们的报价3500万吧,我好歹也算是本省人,为了那些退休的老职工,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

老周厂长大喜过望,上前来拉着杨小宝的手激动的落下了老泪:“杨老板是好人啊,您准备什么时候签合同?”

杨小宝:“我随时都可以,钱都是现成的,关键是你们厂方了,越快越好。还有一点,我这么痛快就给出这么价格,希望厂方也不要让我吃亏。从现在开始,厂里的一切物资你们就不能再动了。不然我随时都会反悔。”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杨小宝之所以把这话提前点出来,就是怕合同还没有签,到时候那么多工人把厂里的设备和物资都拉出去卖了,那杨小宝就吃大亏了。

老周厂长连连应允:“那是必须的!本来都是说好的事情,杨老板你放心,这一点咱们可以在合同上特别说明的。关于合同嘛,我们这边需要几个厂领导的签字,最快明天中午就差不多了。”

杨小宝:“好,那咱们明天见,我拿3500万买合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老周喜出望外:“好!小伙子有魄力啊!这个,杨老板啊,咱们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杨小宝很讶异:“说来听听?”

“能不能麻烦您跟咱们厂的老职工见个面,跟他们宣布一下这个事情。嘿,我实在是扛不住了。”

杨小宝好笑不已,看来这些天以来可真是苦了老周这个厂长了。

君子成人之美,何况小事一桩,帮人一把就是帮己。杨小宝很爽快的答应了。

杨小宝又随着老周来到7420工厂的门口,老周扯着嗓门喊道:“7420的老伙计们,请大家先静一静,我这里有个好消息要宣布,你们的退休金有着落啦!”

人群安静下来以后,老周满面春风的宣布道:“老伙计们,我身边的这位,是年轻有为的杨老板。厂里已经和杨老板谈妥啦!他将会出资3500万,买下咱们的厂。明天就正式签约,一手交钱,一手拿合同。所以,大家就不用再为这个担心啦!最多一星期,就都能拿到你们的退休金啦!”

“真的假的?”

“杨老板?那小伙子不是老杨的侄子吗?”

杨小宝没有必要跟他们解释,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开着大奔离开。在这个年头,大奔这种座驾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

最近这几天,江雪晴有点烦,烦恼的源头就是杨小宝。

身为著名节目主持人,江雪晴对自己的身材脸蛋还是很有信心的,甚至说是万里挑一也一点都不为过。

可关键问题是,杨小宝那家伙是眼瞎啊还是不喜欢自己这种类型的?平时的时候江雪晴已经有意无意的在主动接近他了,甚至偶尔会有一些小暗示。可这家伙怎么总不上钩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或者说他已经有对象了?

江雪晴沉不住气了,就给她的老师兼闺蜜打了一个电话。

“颜老师,我有件事情总是想不通,想问问你。”

电话那边颜雅红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温柔,又软又甜的:“好啊,那你问吧。”

江雪晴:“不是知识方面的,应该是感情上的问题。”

颜雅红:“呀,那我估计就帮不上你的忙了。这方面估计你都比我更专业。”

江雪晴:“嘻嘻,说的就好像我多风流一样。好吧,其实我是想问问你有关杨小宝的事情。”

颜雅红有点讶异:“怎么,你们闹矛盾了?”

江雪晴气馁道:“什么闹矛盾,我们根本就没在一起好不好。颜老师,为什么我总感觉杨小宝对我还不如对你好呢?”

颜雅红好笑道:“那不就对啦,我是他姐啊!”

江雪晴:“得了吧,你又不是他亲姐姐。我总怀疑,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这个问题把颜雅红问住了,她也感觉的出来杨小宝对她非常的好。可是这个好不像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更多的还是尊重,一种对女性,对比他年纪大的女性的尊敬。

“他肯定不会看上我的!”想通了这一点,颜雅红就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江雪晴很别扭的说道:“也是,而且颜老师你眼光都高上天了,就算他看上你也是白搭,你肯定看不上他。”

颜雅红嗔道:“你这丫头,给我打电话原来就是为了损我啊!”

江雪晴:“嘻嘻,本来就是嘛!你那么高高在上的仙女,凡夫俗子哪能落入你的法眼呢。颜老师,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说杨小宝有没有女朋友啊?”

颜雅红:“他也没跟我说过啊,以前我总以为你俩谈着呢!”

江雪晴有点丧气:“谈什么啊,他好像只是把我当成普通朋友了。甚至我总怀疑是不是自己魅力不够,他看不上?”

颜雅红笑道:“胡说什么呢,你要是魅力还不够那天底下就没有有魅力的女人啦!我觉得,他之所以没有追求你,有可能是他已经有对象了。你想啊,像他这么大年纪的小伙子,背后要是没个女人,他能把整天都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

还是颜雅红观察的透彻,江雪晴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江雪晴咬牙切齿道:“哼,要真是这样,我还真的有麻烦了。不过我不会罢休的,管他有没有对象,反正他肯定还没有结婚,抢过来就是了。”

颜雅红哑然失笑:“看来你是真的迷上他啦?”

江雪晴:“那当然,这年头男人虽然满街都是,但是好男人却不多了。这个杨小宝我是势在必得,不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誓不甘休!”

“呵呵,都发上誓了,那好吧,我只能祝福你了。说实话,那小子真的不错。”

江雪晴:“嗯!看来等他来追我是行不通了,那我这回就豁出去了,主动一点。改天我把他约出来喝酒,穿的少一点,多露点肉。我还就不信小羊不吃麦苗了!一旦我把他弄上了床,嘿嘿,他就想跑也跑不掉啦!”

颜雅红好笑不已,她和杨小宝可是昨天才结拜的姐弟,江雪晴这丫头还不知道这些,把这种私房话都跟她说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该不该把江雪晴的阴谋告诉弟弟呢?这小子,真是走了桃花运了……

130第二天早上,杨小宝接到了老周的电话,邀请他中午去省城一家著名的海龙大酒店赴宴。

毕竟杨小宝是买家,金主,财神爷,周厂长摆出这种阵势,也是为了表示热情和尊敬。

抛头露面的场面,形象差了可不行。马淑娟把杨小宝从被窝里拉出来,逼着他洗脸刷牙,又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西装帮他换上。

这就是大龄熟女的好处了,小姑娘只会缠着人,跟你要这个要那个除了发嗲啥都不会。而相对来说大一点的女人就知道疼人。

就比如马淑娟吧,整天像是照顾孩子一样把杨小宝伺候的无微不至,简直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两个人站在镜子前,马淑娟在帮杨小宝整理衣衫打领带。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女性的迷人芬芳,让杨小宝有些心猿意马,趁着她在帮自己整理形象双手不方便。就把手臂绕到她背后,一双手挤到她的裤子里面去摸着她的臀部。

马淑娟被他搂着,戏弄的面红耳赤,忍不住嗔道:“别闹,妞妞还没去上学呢!”

杨小宝嘻嘻笑着,看着马淑娟那贤惠温柔的样子越看越喜欢,忽然就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恰巧这一幕被抓着一个塑料挖掘机刚进门的妞妞看到了,小丫头乐的咯咯笑:“男生亲女生!爸爸厚脸皮羞羞!”

吧推开,埋怨道:“都怪你,被孩子看到了。”

杨小宝丝毫不以为意,走到妞妞跟前把她抱起来,在小脸蛋上狠狠的亲了几口。唏嘘的胡茬扎的小丫头受不了,一个劲儿的喊:“妈妈快救我,爸爸是色狼!”

杨小宝乐的哈哈大笑,又亲了好几口才把孩子放下,对马淑娟说道:“一会儿你送孩子上学吧,我先走了。”

“嗯,到地方以后你注意点形象,正经一点别让人家看笑话。”

“放心吧,我都明白。”

杨小宝西装笔挺,皮鞋镫亮,半个小时后,开着大奔来到了约定的海龙大酒店。

经商生涯中第一笔收购,人生大事件,杨小宝单刀赴会!

老周在海龙酒店的一楼大厅设的宴,杨小宝赶到以后才发现今天这家酒店被包了场。一楼大厅里只有一张巨型圆桌,圆桌前坐了男男女女七八个人。

“哈哈,杨老板,可算盼到你的大驾啦!来来来,快请坐。”

杨小宝上前主动和老周握了手,然后老周就开始给他介绍陪同的几人。

“来杨老板,我给你介绍一下身边这几位。首先这位,是咱们富华区的黄秉年黄区长。”

杨小宝当即心神一凛,这可是正八经的处级干部。省会的区长,虽然和县长一样都是正处级,但是含金量上却是不可同日而语。县长是一方大员,但是省会的区长那可是在省委眼皮子底下做事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同时处级干部,地位却相差许多。

杨小宝不敢大意,连忙主动找黄区长握手:“久仰黄区长大名,幸会幸会。”

这个黄区长四十岁上下的年纪,浓眉大眼长了一张方正的国字脸,有点不苟言笑,很有威严气派。

“客气客气,杨老板是年轻有为啊!”黄区长和杨小宝握手的时候也不咸不淡的客套了一番。

老周继续向杨小宝介绍:“这位是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王启东,王部长是我的老同学,今天也是看面子前来捧场的。”

靠!这个更牛逼,竟然还是个副厅级。看来这个老周厂长还是很有人脉的嘛!

又是一尊大神,杨小宝赶忙上前握手,满脸堆笑得客气道:“王部长您好,幸会幸会。”

王部长的态度就和善多了,拉着杨小宝的手笑道:“小伙子真精神,派头十足,真不愧是年轻企业家啊!”

杨小宝:“惭愧惭愧,小生意人而已,您这种老干部才是国家栋梁啊!”

作为生意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杨小宝年纪轻轻就把这一套为人处世的学问玩弄的炉火纯青了。

“至于这位,是香港凰家集团的公关部总经理,白风华,白总。”

这位白风华是位三十五岁上下的女人,身着新潮的牛仔套装,乌黑的秀发梳着马尾辫,皮肤白皙五官清秀。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那细长的丹凤眼有点破坏五官形象,显得有些世俗刻薄。

杨小宝不敢怠慢,他虽然对这个香港凰家集团不甚了解,但是开车走在市中心的时候,路两边全是这个凰家地产的广告牌。由此这个公司的实力就可见一斑了。

“是前辈啊,白总您好。”

杨小宝很有礼貌的伸出手去,和这位白风华握了握手。

然而这位白总虽然和杨小宝握了手,却是一句客套话都都没说,在这种正式场合里,就显的有点无礼或者有点看不起人的意思在里面了。

这样一来场面就有点尴尬,老周厂长也是老成了精的前辈了,目光敏锐的察觉到这二位同行互相有点不感冒。于是打圆场说道:“哈哈,介绍完了,大家也就都认识了,那就都请落座吧!”

杨小宝有点尴尬,但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毕竟对方是女性,再说他身为生意人,这点涵养必须要有的,没必要和对方斤斤计较。

杨小宝坐下以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包中华烟,开始给众人散烟。

酒桌上散烟也是有说法的,首先是女士优先,在场有女人的话只要你散烟必须先让一让。

如果对方不抽烟,她自然会婉拒。如果对方抽烟,而你没让的话,万一等一会儿人家自己点上一根,那就不好看啦……

总的来说,散烟的规律如下:1女士优先,2领导优先,3长者优先,以此类推。

白凤华一摆手算是拒绝了,然后杨小宝又给王启东、老周、还有黄炳年分别散烟。

按理说,杨小宝的礼数是做到了的,首先按照级别来讲,别看老周只是7420的厂长,但是当年的7420可是省委直属的大型国企,老周的级别可以说是和市长平级的。而且7420没倒闭之前,老周也着实风光过,手下管着上万人。

但是王启东今天是客人,还是老周的老同学,所以杨小宝先给他让烟无可厚非。

在场的四个男人除了杨小宝以外,论级别和年龄,这个黄炳年都是老末,所以杨小宝最后一个向他让烟也没有问题。不过最尴尬的事情就是,论实权,这个黄炳年偏偏是在座几人中最有实权的。

杨小宝给黄炳年让烟的时候,黄炳年也摆了摆手说了句我不抽烟。

老周很惊讶的问:“嘿,黄区长啥时候戒的啊?”

黄炳年随口说了句:“最近才戒的。”

老周笑道:“嗯,还是戒了好,对身体好。不过像我和老王这样的,反正都没多少年可活了,就少为难自己啦!”

杨小宝嘴巴贼甜:“周厂长您这么想可就不对啦,人家都说是夕阳红,您和王部长这个年纪,正是老当益壮发挥余热的时候嘛!”

杨小宝一席话说的二老都很开心的呵呵笑了,但是那位白女士和黄区长却是面无表情。

服务员给几人倒了酒,老周身为主家,刚想端起酒杯敬酒的时候,杨小宝开口道:“周厂长稍等,我建议咱们还是先把正事办了,然后再喝个痛快,您觉得怎么样?”

老周笑道:“好,杨老板做事情果真有原则,其实我也正有此意,那咱们就先把合同签了吧。”

老周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式三份的合同来,交给杨小宝过目。杨小宝正在仔细查看上面条款的时候,黄炳年说话了。

“不知道杨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

杨小宝笑道:“谢黄区长关心,我是做文具生意的,小打小闹,呵呵。”

黄炳年:“是这样的,7420是省直属企业,现在划归咱们市政府名下了。这么大的土地所有权变更,必须要经过富华区以及市政府各个领导的签字批准,这份合同才能生效。”

杨小宝彬彬有礼道:“这个我理解,必须要走的规程嘛!”

黄炳年:“还有就是这个字,我们区里和市政府里的人也不能乱签。道理是这样的,7420毕竟是重点企业,所有权转让涉及到千数名职工的利益。所以我们必须要经过调查,确认了你的来历,你收购工厂的土地以后用来做什么,以及你的资金是否来路正当以后,这个字才能签。”

杨小宝心里有点不高兴,但并没有表现到脸上:“这个我也理解,我收购7420工厂,目的就是用把这块地改造成一个大型的物流集散地,一个城市运输中心。当然我也可以证明我所有的资金都是有正当来路的。”

黄区长点点头:“嗯,杨老板明白就好。不过这些问题,要等我们调查确定过后才能签字,希望你能理解。好吧,我的意思就这么多,你们可以继续了。”

杨小宝仔细看了一下,合同上很明确的规定了双方的义务和权利,末尾处也标明了,合同生效之后,杨小宝就需要支付全额款项,对此杨小宝没有任何异议,和周厂长很快完成了互相签字盖章的手续。

杨小宝敏锐的察觉到,这位黄炳年黄区长,对于他收购7420工厂这件事情似乎并不支持,甚至有点刻意阻挠的意思……

长篇连载,火辣情节。。。

关注后,,阅读全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