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 安徽台家寺遗址确认商代都城以外有青铜器铸造作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21 05:17:32

流经安徽阜南台家寺遗址的润河河道内,曾出土两批商代青铜器,其中,1957年出土的青铜龙虎尊(现藏国家博物馆)和饕餮纹尊(现藏安徽博物院)是中国青铜时代的瑰宝。  

2012年,台家寺遗址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历史原因,该处淤沙严重,很多中古以前的遗址难以进行考古工作。2014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在安徽省文物局指导和阜南县政府、阜阳市文广新体局、阜南县文广新局、朱寨镇政府的支持下,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组成台家寺考古队,对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至今,考古队已完成了3个年度的工作,发现了完整的方形围沟、大型建筑、铸造遗存、奠基坑、祭祀坑、贵族墓葬等重要遗迹,出土大量文物。揭示了商代高等级贵族在淮河流域的生产、生活、埋葬的场景,填补了一系列空白,是近30年来省考古工作取得的重大成果之一。

  台家寺遗址考古队负责人、武汉大学博士何晓琳介绍,考古队共发掘了16座商代房屋,273个商代灰坑,7座商代墓葬,确定了以台家寺遗址为代表的淮河流域的商文化属于中原商文化系统。“台家寺商代遗址的年代自早商时代晚期延续到晚商时代早期,其中在洹北商城时期是其最为发达的时间段。”

  台家寺遗址目前发掘确认有5个台墩,其中贵族居住区的台墩有方形围沟围绕。3个面积较小、堆积不丰富的一般居住区,分布在距离贵族居住区台墩500-700米的外围。贵族居住区上存在平面大体呈方形的大型围沟设施,东西长约105米、南北长约85米,围沟宽度为13-15米。围沟内的北部和东部建有大型建筑,中部的空场上设有祭祀坑。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高崇文日前在考察台家寺遗址时指出,虽然遗址面积不大,但内容非常丰富,“文化内涵涉及方方面面,此次发掘属于重大发现”。


卜甲

陶鬲

  目前,考古人员揭示出属于高级贵族的大型建筑主要为北部的一组和东部的一组。北部的一组台基建筑包括了大型宫殿建筑、专用储藏室、大型仓库和青铜器铸造作坊,属于省内第一次发掘出商代大型建筑。

  在整个南方地区,台家寺大型宫殿建筑仅次于三星堆和盘龙城的大型宫殿建筑。东部的大型建筑平面呈品字形布局,很有自己的特点,是在商文化中首次发现。

  同时,此次还发现了与建筑相关的不少祭祀坑,体现了商代贵族的生活情况。

  日前,中国考古学会夏商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刘绪在考察台家寺遗址时指出,台家寺是长江中下游地区已知的第二处发现商代大型建筑的地点。他介绍,第一个是湖北的盘龙城,是世界公认的商王朝最南面的重要据点,“而台家寺发现了与盘龙城体量相当的建筑,从出土的器物看,都属于商文化系统。由此判断,台家寺应该是商王朝在东南方一个重要的战略据点”。

  关于台家寺在商代的地位,武汉大学考古系教授陈冰白曾打了个比方:在3300年前,台家寺相当于现在的省会合肥。

  刘绪介绍,台家寺遗址除了发现有大型建筑,另一个重要的发现是,发掘出了商代中期的铸铜作坊,还有铸青铜容器所用的陶范。“台家寺遗址是商代中期的长江中下游地区目前已知唯一的、最丰富的铸造青铜容器遗址,以此可以证明当时这里可以铸造青铜容器,这在以前是不清楚的”。

  “以前,关于龙虎尊是不是在台家寺铸造的,学术界有疑问。”刘绪说,现在台家寺发现青铜铸造作坊,基本可以确定龙虎尊就是在台家寺铸造的。“这也解决了学术界一个重要的问题:除了商王朝的都城,其他地方也可以铸造青铜容器。”据了解,此为商代都城以外首次确认铸造铜容器的铸造作坊,改写了中国青铜铸造手工业历史,陶范数量和可以铸造的器类也仅次于都城。

  高崇文认为,此次发掘出的铸铜作坊里,发现了很多陶范,而且发掘出来的器物的工艺、颜色与龙虎尊基本是一致的,说明这些就是在台家寺铸造出来的。此外,他认为在这里出土了一批重器,说明历史上这里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同时,此次还发现了一批商代铸铜废弃物填埋坑,共出土了1174块商代陶范,其中半数以上可以确定是容器陶范;这些陶范涵盖了这一时期主要的商代铜容器类,填补了早商和晚商之间铜容器铸造的空白。

  省文物局局长何长风在发布会上指出,目前都在倡导“工匠精神”,而在3000多年前,阜阳这片大地上的工匠,已经掌握了当时最尖端的青铜器铸造工艺,值得研究。

  此外,台家寺遗址还发现了商代墓地,墓地所在的台墩与润河河道相邻,证明其北部部分墓葬是被润河冲毁的,龙虎尊很可能属于被润河改道破坏的商代墓葬。

  此次发掘过程中一共发现了7座商墓,均属于小贵族墓葬,出土了铜器、玉器、漆器等随葬品。据了解,这些考古出土的铜觚、铜爵、铜戈,都是省内第一次通过考古发掘出土的商代青铜器。

  台家寺遗址考古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对研究淮河流域商文化编年、商代宫殿建筑和建筑布局的新构型、商代墓葬区以及商代生业经济等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

  1、淮河流域商文化编年

  台家寺遗址商时期堆积涵盖年代为二里岗上层一期、白家庄期、花园庄期至殷墟一期。主要文化因素接近郑州、安阳一带同时期的商文化,也拥有一些自身因素。该遗址在花园庄期至殷墟一期,是商代在淮河流域的中心,拥有高等级的遗迹遗物,是研究商代东方地区历史文化不可替代的重要遗址。

  2、商代宫殿建筑和建筑布局的新构型

  台家寺遗址居住区发现的围沟结构极其内部的宫殿布局,证明了该遗址在花园庄期至殷墟一期的区域中心地位。台基设置、单体宫殿结构和大型建筑的建筑规范均与中原商文化相似。而整体布局和建筑区的整体布局设置,又体现出淮河流域自身的特点。台家寺遗址较为完整的揭露了商代花园庄期至殷墟一期的宫殿建筑区,这是研究商代宫殿建筑和建筑布局的很好材料。

  3、商代墓葬区的重要发现

  台家寺商代墓葬区虽大部被润河冲毁,但此次发掘的7座商代墓葬仍然填补了多项空白。对研究商代丧葬制度和居葬关系具有重要价值。同时也对龙虎尊等1957年发现的青铜器属于商代墓葬,提出了重要的证据。

  4、生业经济上的研究价值

  通过对台家寺遗址的大植物遗存和动物骨骼的初步研究,可以初步认识台家寺商代的经济情况。种植业上是以稻作农业为主,粟作农业为辅的经济形态。养殖业上,牛的比重极低而猪的比重极高,可见猪是台家寺商代最重要的肉食来源。而鹿角等动物骨骼资源被广泛用于制作工具。同时,与中原商文化不同,台家寺商代居民大量食用各种鱼类、蚌类和螺蛳,作为肉食的重要来源。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