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业务开跑,心喜文化如何做“音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2-11 06:52:44


编/加一

文/安西西(微信公众号:天蓝星CLUB)


个人收藏超2万张唱片,2000多张黑胶唱片,入行21年的音乐行业老炮儿袁涛创业半年了。


2016年,离开华谊音乐董事总经理岗位后,面对音乐行业的风起云涌和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袁涛开始认真琢磨创业的事情。2016年11月,袁涛碰到了位于杭州的头头是道基金创始人曹国熊,两人见面仅聊了半小时,经营理念和对音乐行业的很多看法都一拍即合,双方迅速达成了投资意向。


2017年开年,头头是道基金投资款到账,定名为“心喜文化”的新公司迅速开跑“音乐+”的六大板块业务。


为什么叫心喜文化,而不是心喜音乐或心喜唱片?


袁涛解释道,单靠签艺人或是经营版权做商务支撑一家小的作坊式公司没问题,可能还活得挺好,但如果要实现战略性发展,单一业务就完全不可能支撑了,所以公司一定要走“音乐+”的泛娱乐创业之路。


这并不是袁涛第一次创业,在17年前,作为摇滚乐重度爱好者的袁涛成立过音乐厂牌“战国音乐”。2004年,战国音乐和华谊兄弟共同成立了华谊兄弟音乐公司,旗下陆续签约有羽泉组合、姚贝娜、张靓颖、尚雯婕、陈楚生等主流市场的歌手。在更早些时候,他在滚石唱片工作过6年,负责滚石旗下台湾歌手在内地的业务,1998年底,羽泉签约滚石,羽泉在音乐事业上的成功亦成为滚石和袁涛的代表企划案例之一。


头头是道基金董事刘晓妍告诉音乐财经,“我们一直在看音乐行业。当时碰到了袁总,到签进来春花,我们相当于创始股东,一起和袁总把心喜这家公司推出来。”2017年,头头是道基金还投资了位于上海的音乐发行公司“看见音乐”。


如今,袁涛所创立的心喜文化怎么样了?袁涛说:“我们创办的时候还只是愿景,现在增加了很多新的业务和落地的内容。”


目前,心喜文化旗下有六大业务板块:


艺人经济部

2017年4月,谢春花正式签约心喜文化。


2016年是谢春花迅速在网易云音乐发酵走红的一年,她独自一人负责自己对外联络和巡演的所有事情,很多经纪公司找上门要签她,谢春花接触下来,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公司和团队。


正巧头头是道的一位投资经理和谢春花的助理是大学校友,两人年纪都差不多,经牵线搭桥和心喜接触下来,团队彼此都非常合拍,谢春花专心创作,心喜负责运营她的音乐事业发展及落地。


谢春花2017年活动一览


谢春花之外,孟慧圆和张婉清也是心喜文化的签约歌手。采访当天,袁涛急匆匆从香港赶回来,行程就是为了见一位他非常看好的年轻女歌手。袁涛说:“我们看好95后、00后新人,和艺人希望是全约,也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合作模式。但未来三年有6到8组艺人就够了,不能太多,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沟通需要大量的成本,要服务好每一个人。”


目前,心喜选择艺人有两个条件,第一:创作,如果没有创作能力,第二个条件是嗓音。嗓音并非指“嗓子高、嗓子低”的问题,而是歌手的嗓音有一定“感动人”的特质。



大活动部

服务品牌,从创意策划到做落地执行活动的全过程。


去年双十一期间的京东直播秀和今年618全民年中购物节就是心喜文化负责操盘的。心喜团队也服务包括海航、平安和乐视等公司的营销活动。


音乐营销

自2017年开始,在《有嘻哈》这档超级网综的带动下,越来越多品牌开始在音乐营销上下功夫了。


袁涛说:“音乐给人的冲击力简单直接,音乐营销的可塑性和传播速度都越来越高。以前叫娱乐营销,我觉得不精准,我们团队做的第一个成功案例是当年羽泉的《深呼吸》,和汽车品牌合作。当时我们认为这只是一个商业活动,现在回头想,它就是一个成功的音乐营销案例。”


在袁涛对业务板块的定义中,大活动部更多偏重于落地,音乐营销业务是“嫁接”。



音乐版权及现场音乐

版权方面,袁涛表示,公司正在慢慢积累“有效版权”,体量尚小。音乐行业在慢慢变好,就是因为政策层面,版权保护环境越来越好了。


“到今天为止我们才有28首歌,因为是一个全新的公司。而华谊在我离开的时候有接近900首歌了,里面有100多首歌是非常好的有效版权。”袁涛说,“如果没有庞大的运营权利,积累一段时间,是不可能积累很多特别好的版权的。”


现场音乐是心喜业务发展非常重要的一环,袁涛正计划未来筹办自己品牌的音乐节、演出等线下音乐活动,对于加持公司价值、构建公司体系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OST

对接影视、游戏、动漫配乐需求,合作方有完美世界。此外,公司已签下高原的畅销书《把青春唱完》的IP独家运营权利。


文化旅游

中国文旅市场正在进一步升级,这为文旅市场的内容、制作、运营等提供了非常多的新机会,心喜也非常看重“音乐+文化旅游”板块的布局。


对于心喜来说,艺人经纪、版权积累都是公司输血的板块,是最核心的音乐业务。而大活动部、音乐营销、文化旅游板块的布局也都是和音乐有关且可以挣钱的业务。袁涛规划的所有板块都和音乐或多或少有关系,每一个业务板块会有相互串联的功能。


目前,预估心喜文化一年流水已近亿元,公司具备自我造血功能,正在新一轮融资中,估值逼近2亿元。


对于当下这位音乐行业老兵来说,如何稳当的把心喜文化发展下去,服务好艺人,做出好音乐、服务好客户、对接好资源、做好融资管理,是他要坚持下去的事业。



袁涛总经理,中国大陆金牌音乐人、华语娱乐行业领军人物,先后在滚石中国、华谊兄弟任职,创建音乐厂牌战国音乐。成功发掘并打造内地第一组合“羽泉”,从业以来成功打造羽泉、张靓颖、尚雯婕、陈楚生、姚贝娜、何洁等多位知名艺人。


Q:头头是道这样的战略股东对心喜的意义不言而喻。公司目前的营收状况如何?


袁涛:企业第一重要的是自身一定要有造血功能,我不能像有的公司一样,我所有的造血功能,所有的输血都要来自外部。我自己能挣到钱,我能养活我自己。这样的话,外面的投资者给我,我才会变成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我自身的造血功能对我是雪中送炭。


Q:除了太合、摩登天空、三大唱片等一些有规模和历史积累的音乐公司,你觉得音乐市场上大部分的小微企业怎么才能做到中等规模?


袁涛:这个你问住我了,大部分确实都很小。我觉得每一家公司有每一家公司的生存之道。较大的趋势是成熟的艺人自己出来开工作室,那其实也是音乐公司,但我觉得一定会有很多发展的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合作,你缺少平台,缺少服务,我提供给你,各取所需,这样做生意合作伙伴也挺好。


Q:市场的话语权渐渐转到艺人身上?


袁涛:也不是。谁有平台,谁有更多的资源,话语权就在谁那里。不管是公司还是公司里成熟的艺人,如果只按照他自己的话语权做事的话,这个公司就不成立了。表达意见是对的,但艺人的发展不能完全以艺人的话语权为目的。


Q:艺人事业到了一定阶段后会离开公司独立发展,过去的职业经历里,你曾经被伤过吗?


袁涛:怎么可能没有呢?我觉得那个时候公跟私没有分清楚,把很多私人的情感放到了公事上。所以我现在公是公,私是私。在私上面,我们可以做特别好的朋友,但是公事上我们就是一个很好的业务合作伙伴,可能这几年我们是在一起合作了,未来可能我们换另外一种方式合作也没有问题。你一定要经历这个过程才能明白,要不然你天天觉得他对不起我,其实是你不职业,而不是人家不职业。

(转载自中国音乐财经)


关注天蓝星club微信公众号,回复“文化基金”了解详情。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