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葫芦的秘密(十九)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7 19:59:35

从此以后——你们当然也可以想到,我各方面的生活都也起了变化。

以前我每天自习,总得让数学题费去我许多时间。可是现在还不要一秒钟

……我刚把书打开,拿起铅笔来慢慢地削,脑筋还没来得及开动呢,桌上就冒出了一叠纸,上面整整齐齐写着算式和答数。

“呵!”我跳了起来。“这可真没料到!”

我不知道你们会有怎么样的感想。我可又高兴,又担心——老实说,我生怕我是在这里做梦。

“可是我还得画一张地图……”

我刚这么一打算,就有一幅地图摊在我面前,我自己绝画不了这么好。简直用不着再添一笔,也用不着修改,只要写上我的名字就行。我说:“哈,这可真好!这么着,我每天就可以省下许多时间来了。”

以前我老是忙忙叨叨,连吃饭都嫌没有工夫。现在——就说吃饭吧,那时间也给节省了下来,因为我肚子经常是饱饱的。因为我经常有各种各样的糕饼糖果——据说全都是按照我的意图办来的。你们知道我这个人并不算馋,不过既然有了这么些东西,干么要让它白放着呢?

于是我就用不着规规矩矩趴在桌上吃饭了,还一天到晚的老是打着饱嗝儿。反正妈妈还没回来,爸爸又老不在家,只有奶奶——她可管不着我。我只要招呼一声——

“奶奶,你先吃吧。我饱着呢。”

我就可以做我自己的事了。

“来,给我几片桐木片!”我这时候已经计划好了一件事,就向宝葫芦发布命令。

不消说,话还没有落声,就来了一迭桐木片。

我用铅笔在木片上打好了图样,拿起锯子来锯,可是刚一动手——锯子还没来得及碰上木片呢,就已经完成了计划:我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架完完整整的弹射式飞机模型。

我把锯子一扔,轻轻叹了一声:“好快!”

不错,我想要制造的正是这个。我把它试了一试,它滑翔得很好。要是弹射出去,也许能飞上两分多钟三分钟呢。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现成的飞机模型可引不起我很大的兴趣。我让它躺在地下,懒得再捡起它来。我只是问自己:“再干点儿什么呢?”

我四面瞧瞧。视线落到了桌上那么堆粘土——我曾经想拿来塑成一个什么玩意儿的。可是我刚把它拿到手里,它马上就变成了一个小孩子的胸像。我哼一声:“嗯,宝葫芦你简直越来越敏捷了,我看!”

宝葫芦背书似地回答了一句:“练好本领,为你服务!”

我搔了搔头皮,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转,嘘了一口气。

“好,那么——再找点儿什么事做做呢?”时候还早得很呢。我又东瞧瞧,西瞧瞧。我瞧瞧那许多盆名贵的花草,想要给它们浇点儿水——那些盆里立刻就水渌渌的了,连枝儿叶儿都好像淋过了雨似的。

“嘿,你手脚可真快!”我一屁股坐在床上。

“过奖,过奖!”宝葫芦说得很谦虚似的,其实它心里可得意呢,我知道。我忽然想起我小时候来了,我小时候老是爱抢着做事。一听见有人敲门就抢着去开门,一瞧见爸爸回来了就抢着去给他拿拖鞋,这样那样的。谁要是不让做这些事,我就得失望,就得闹脾气。有一次我要把一壶水拎到炉子上去,可是奶奶怕我闯祸,她一手就把它提走了,于是我就哭上了老半天。

现在我觉着也有点儿像那一次那样似的——我当然不至于再哭鼻子了,心里可是有说不出来的别扭。

“呃,宝葫芦!”我实在忍不住要和它谈判了,“往后有一些个事儿让我自己来办,你别来插手,行不行?”

“哪些个事儿呢。”

“那些个有兴趣的事儿。”

“请你说明白点儿。哪一类事儿呢?要怎样才算是有兴趣呢?”

“唉呀,连这也要问!”我有点不耐烦了,“有兴趣就是有兴趣。比如下棋,比如做一个什么玩意儿……懂了吧?比如你要做一件事,可是挺不容易,你得自己想办法来克服困难,你得自己去斗争——这么着做成了,那才有兴趣。越是不容易,做起来越是有兴趣。”

“噢,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宝葫芦一连声地咕噜着,“怪不得有人对数学那么感兴趣呢——我可明白了,就因为数学挺不容易,你得自己想办法去克服困难,你得自己去斗争。还有地理……”

我赶紧打断了它的话:“我所指的可不是这些个!我对这门功课——那,兴趣可并不算很大。”

“为什么呢?”

“我不那么爱好……”

“为什么?”

“你甭管我!反正……”

“那可就太难分别了,”它叨唠着,“你瞧!都是有困难——有的你倒有兴趣去克服,有的你可兴趣不大。有些个东西你要享现成,得要什么有什么。有些个东西你可想要自己来制造,不让我插手。又有些个东西你起先想要自己做,做呀做的可又不耐烦起来,于是我的名字就十分荣幸地又被你提到。……你的情况这么复杂,我的头脑那么简单,可叫我怎么闹得清呢?”

我暂时没有答复它。它又往下说:“现在只有两条路,随你选一条去走去。一条路是普通人的路:你想要干什么事,就都得你自己去想办法,你自己去花劳力,全不用我来插手。那么,你干脆可以把我扔掉,不要我……”

“那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对,我猜你也不会有那个意思。”宝葫芦很有把握似的说,“那么,还有一条路,就是安安心心做我的主人。凡事我都给你办到——只要你动一动念头儿就成,全不用你费力。”

我想了一会儿,我提出一个问题来:“可是你——你可就太费力了不是?你这么乱花力气,为了这些个小事儿把力气都花光,将来拿什么来给我办大事儿呢?”

宝葫芦咕噜了一声——不知道是笑呢,还是咳嗽——听了叫人不太愉快。它说:“嗨,力气又不是鞭炮一放完了就没有了。我也不是童话里那号小器角色,只许你有三个愿望或是五个愿望,给你办了那几色东西,你就再也没什么可捞的了。我可不一样。我可是一个真正的宝贝。我有生命,有力量。你尽管叫我干活儿吧,没关系。”

“哈,你自相矛盾!你自己说过,你会衰老,叫我现在好好儿使用你。”

它平心静气地打断我的话:“唔,正因为我将来会要衰老,所以趁着现在——你可以让我现在多多给你办一些个东西,我劝你。现在我很年轻,正该做做事,锻炼锻炼。力气倒是越用越大,本领也越练越强。这几天——自从我跟上了你之后,我可有了不少的进步呢。”

“什么进步?”我诧异起来。

“老实说,我开头给你办事的那会儿,我还有点儿笨手笨脚的,头脑也不够那么灵敏。后来干得多了,我就越干越熟练,也越容易摸透你的心思了。”

 主播   张    冲      唐山师范学院广播站播音

           左呈露      唐山师范学院广播站播音

 剪辑   李鸿健      唐山师范学院广播站编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