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以后,孩子们将不知道拉出的粑粑是什么样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8-07 07:25:21

b型房车就选上汽大通原厂房车旅行家


长沙2036


秋造计划与粑粑博物馆




文字|方蛇 配画|马桶


2036年,【秋造计划】的第六年,长沙人已经不再关心。


这年头,不管什么事情,它的热度哪怕六个小时都难维持,更何况已经六年了。可是台里的任务总需要完成,今天这个会不得不开。我一般提前5分钟进会议室,他们也都到了,这个月的水果没卖好,个个无精打采的。电视转型做电视电商,经历了头几年的热闹后,随着手机功能的进一步完善和全空间高速wifi的普及,也早已一落千丈。所幸上面把街道、广场、墙体、电梯、地铁等几乎所有公共空间的屏幕统统收拢给了本土的电视台,于是还能苟延残喘。


事实上,这些屏幕一直存在争议,而且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信息清洁组织的长沙分部认为:它们深刻加剧了长沙城市空间的信息污染。因为对于一个有自制力的人来说,手机可以不刷,电脑可以不开,可是走在街上、坐进地铁,没法不睁眼。





睁眼就是信息,世界本就是信息构成的。在他们看来,这些屏幕属于人工制造的无差别迫使人接收的冗余信息源,污染度达478,仅次于一个疯子凑在你耳朵边大喊大叫半小时再连打17个臭屁的污染度。是的,在十多年前,信息清洁组织制订了一套信息污染度的算法,从信息源的门类细分出发,综合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各项体感效应,给出了一个以自然数的正向序列标识信息污染程度的参数。说白了就是数越大,越操鸡巴蛋。


当然,电视台也做了回应,说这些屏幕相比各个城市千篇一律单调乏味的街景来说,其实属于清洁信息源。可即便如此,少数信奉元信息主义的激进分子还是付诸暴力,陆续在深夜里砸碎了从溁湾镇到新民路一线、还有烈士公园和月湖公园里的一些屏幕。


砸屏事件发生后,电视台请来了“贴膜boy”公司的专家给屏贴了防爆膜,可又有人刷颜料,于是需要人来看护监督。当时就有一些记者找我说想去干这个,我问为什么,他们说:劳动简单,业务稳定,不看脸色,而且名声好听。为什么名声好听?监屏员,多牛逼呀。


这些都是前些年的事情了,砸屏刷颜料只是少数激进分子的行为,并没有产生太多不良影响,监屏也成了电视台内部的热门岗位。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自从【秋造计划】开始,我只管配合做宣传,那么这个会,还是赶紧开完吧。


“这次会议的主题,讨论【秋造计划】下一阶段宣传的亮点。谁有想法,现在可以提出来。”没人响应,我只好接着说,“之前我们做了秋之声系列主题、刚刚结束了秋之色系列主题,上面觉得很不错,接下来策划一个什么主题,大家挨个发言吧,从我左手边开始,我只提一点,角度一定要新颖,要营造出齐心协力的氛围。”


不出所料,一个接一个干巴巴的发言开始了。在我看来,【秋造计划】的初衷是好的。长沙的气候是举世闻名的变态,冬天巨冷夏天暴热,而春天秋天很不够意思。尤其秋天,很多年份里就压根没有,从短袖到棉袄顶多一个晚上。高桥大市场全体动迁那一年,买下那块地的房地产公司打出了“长沙之秋”的概念,说是要让长沙人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秋高气爽。他们运用天幕技术,实际上就是把那块地方围起来建个巨大的棚子,然后用空调系统模拟出了北京办奥运那年的秋天。这一下震惊了长沙,【秋造计划】上马了。这个名字还是市民投票选出的,谐音秋燥,长沙人就是这么任性。




于是开始搭棚子,比如阳光100楼盘先分一期二期三期搭棚子,再整体形成一个棚子系统,南郊公园也搭一个棚子,猴子石大桥搭成个管道接通两边——就是这样,分建筑单元分区域搭起大小不一的棚子,大的套小的,组合成一个个巨大的棚子系统,然后彼此联通,就会有秋天了。


计划不错,事在人为,敢为天下先嘛,而且很多次国际国内的专家论证会也给出了支持意见,长沙人普遍觉得,搞也搞得怕懒得。可是长沙人却就此陷入了庞杂而又剧烈的争吵中,问题出在大大小小的棚子之间的接口,比如阳光100的1期和2期两个小棚子之间的接口在哪,不管怎么设计,总会离有些人近有些人远,近的当然要得,远的呢?长沙人是霸得蛮的性格,过马路如横穿上课铃响过后的操场,就是不肯多几步走地下通道,远一点就是不高兴。这还只是1期和2期之间,和南面环线的接口呢?和北面的中南大学的接口呢?然后整个长沙市呢?问题非常复杂,简直一通乱麻。一开始还有人讨论长沙的秋天会是怎么样的美好,后来就都吵去了。吵了几年,吵着吵着,又慢慢地不吵了。【秋造计划】的第六年,长沙人已经不再关心。


但是我关心,这是我的工作。可是关心也没卵用,今天这个会算是白开了。我吩咐大家继续想点子,散会走人。有个实习生妹子留了下来,她是省艺校毕业的,会弹尤克里里,还会讲相声,就算早20年,这种技能组合也是奇葩级别的,所以我觉得她可能会有出息,开会也会通知她。那么,她留下来,是要约吗?


没猜错,她是要约,约着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她要我别笑她。在艺校后面,岳麓山下的一栋废弃的房子前,她要我别笑她,然后上前敲了三下门。门里面有个人说,谁?她说,鸡犬老死,说的时候还很不好意思地看了下我。我不觉得这个好笑,可是不懂什么意思。然后门开了。


她约我,是去参加一个信息清洁组织内部团体的聚会。从我们的对立面来寻找灵感,这个主意我认同。而这次聚会的团体,在信息清洁组织内部也绝对算是另类的。他们属于温和极端派,就是观念很极端,行为却温和,绝不会搞砸屏的事情。实习妹子说的鸡犬老死,是她在这个团体内的ID,取的是老子的那句“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这个团体认为信息污染来自人的天性好奇,如果不对别人好奇,不想了解别人的事情,就不会产生这么多信息,也就不会有信息污染了。


既然如此,还聚会干什么呢?我问实习妹子。实习妹子说,他们想策划一个行动,我打入他们这个团体快三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要行动。实习妹子果然是奇葩,竟然因为好奇,而加入了一个反对好奇的团体。也多亏他们不好奇,实习妹子潜伏三年也没暴露。


我在聚会上不发一言,只听他们议论,终于搞清楚了,刺激他们想策划行动的是来自信息清洁组织内的另一个团体。那个团体更加另类,他们信奉清洁信息从清洁肉身开始,他们认为保持绝对干净,才有可能避免信息污染。这里面的逻辑转了好大的弯,爱干净本就是文明人应该的,和信息污染的关系真的不大,而且他们的要求比洁癖苛刻多了。而身边有一个洁癖是多么烦人的事情呀,所以他们一直不受人待见,甚至信息清洁组织内部都有很多团体不承认他们。可就是让人厌烦的他们,发明了一种高效清洁马桶,拉出的粑粑瞬间自动冲掉,你想看都看不到,就算你抬起屁股,眼睛向下盯着,也根本看不到,因为这个动作,人拉不出东西。如果是拉稀,这个马桶会制造一个微型风洞,让稀的聚成干的,然后瞬间自动冲掉,你想看都看不到。这种马桶,让人可以和粑粑隔离。这里有一个哲学问题,粑粑在肚子里时是粑粑吗?就像六十年前在美国发生的关于人流的道德大讨论一样,生命在脱离母体前是否已经是生命?不管了,至少在人的可视范围内,这种马桶让人和粑粑隔绝了。


显而易见,这种马桶将会受到全人类的欢迎。一个最不受人待见的团体制造出了将最为被人欢迎的东西,就连信奉不好奇的团体都被刺激了。而很无趣的是,这个团体最后坚持了自己的信仰,不好奇,也就不行动,最后散会走人。我倒是从中受到一点启发,我从粑粑在肚子里时是粑粑吗,想到了生命在脱离母体前是否已经是生命,然后我回去召集大家开会,制定了下一个宣传主题,【秋之源】。




这一年,【秋造计划】继续没人关心。这一年,我们对【秋造计划】的宣传得到了台里的表扬,说是触及了生命,有深度。这一年,高效清洁马桶在全生活领域得以普及,长沙的家庭厕所也好,公共厕所也好,全换成了这种马桶。这一年,实习妹子忧伤了起来,她弹的尤克里里像是瞎子在拉二胡。我问她为什么忧伤。她说想想就可悲,将来的这些孩子,会不知道粑粑是什么样子的。


我不禁亦有同感,人不是奶牛,吃下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人吃下去的是饭,挤出来的是粑粑。将来的人类,竟然不知道粑粑是什么样子的,这无论如何有伤天理。我安慰她,要不你别再弹尤克里里了,我们去建一个粑粑博物馆吧,让将来的孩子知道粑粑是什么。



有一句讲一句

前段时间我发了条朋友圈,说故事长沙会出个新的系列,叫长沙XX风云,让大家猜“XX”是哪两个字。结果大家都没猜出来。其实谜底是“未来”。

后来想了下,决定把系列标题改为“长沙2036”,并向全长沙征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以此为题,写写你想象中二十年后的长沙,以及二十年后的自己(或者你崽也可以),字数2000-6000字之间的短篇小说比较好。此栏目文章固定在每周日发布。稿费不多,只有200元加读者打赏若干,但以后可以集结成书,到时候还会有一定的稿费。

来一起写作《长沙2036》吧,让我们回味过去,珍惜现在,畅想未来。

同时,我们会在故事长沙的会员福利号“长沙味”上推出同题科幻文字游戏,绝对烧脑,绝对搞笑。请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长沙味”,然后输入“游戏”即可。

目前的版本比较简单,只是一个密室逃生游戏,以后会逐步补充,成为一个世界观比较完整的RPG游戏。具体请关注“长沙味”的游戏更新日志。




作者:方蛇

方蛇:有时候写字。个人写作微信公众号:fang---she




支持原创,尊重版权。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您可以选择扫描以下二维码,对作者进行打赏。一元也行,十元亦可,丰俭由君。



本期题目为:形容“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的长沙话谚语是什么?

提醒答案跟亲戚有关本暗号有效期至12月23日,请直接到盟重烧烤去兑换消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关注“故事长沙”会员福利号“长沙味”玩游戏领积分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