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尾巴的情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1 06:29:07

时间的河静静淌过,沉淀一些,带走一些;生活的辙一直向前,童年的味,可还记得?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的姥姥家度过的。姥姥和姥爷的陪伴让我的整个童年充满了温暖和幸福。如今日日行走于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匆忙的脚步或许淡忘了来时的路,繁琐的日子或许淹没了最初的梦。但每每于忙碌中偷闲忆起童年,回忆里满满都是勤劳慈祥的她,满满都是香甜的味道。

姥姥是一个典型的农村主妇,勤劳,善良,质朴,坚韧,这些中国传统农村主妇的品质都能从她的身上找到。在那个物质条件匮乏的年代,勤劳质朴的她不仅要操持一家老小的吃喝起居,还要想方设法通过自己的劳动贴补家用。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途径,就是年年都要在自家的猪圈里养两只大黑猪!

姥姥家庭院宽敞,五间坐北朝南的大上房和一个方方正正的大院子一直都是姥姥的骄傲。院子的西南角,有一个猪圈,这也是当时农村庭院的标配。每年出了正月,天气转暖,姥姥就会迫不及待地到集市上买回两只黑色小猪仔放进猪圈。然后用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悉心照料。麦麸,糟糠,泔水,猪草,这些东西把两只小猪仔慢慢喂大。它俩的伙食健康且规律,早中晚按时进餐。姥姥给它们添好食料,看它们争先恐后在猪槽边埋头大吃,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看它们一天天渐渐变得肥硕,那张被岁月雕刻的脸上的就会露出满意的笑容。姥姥勤劳利索,她养的猪总是村里最肥硕,最干净的。

进了腊月,经过将近一年的精心喂养,两只黑色的小猪仔已经长成肥硕的大黑猪。姥姥就该和姥爷商量哪天请屠夫到家里给杀猪了。杀猪这天,于我是个恐怖的日子。姥姥早早起来,要在院子里架上一口大锅,下面放上柴火,锅里烧一锅开水。待屠夫来了,我是不敢出门的,当院子里传来猪的尖叫声,我会把头埋在被子里,把耳朵堵上,不忍听它们的哀嚎。等院子里一切都归于平静,从窗子里看两只大猪已经收拾妥当并排挂在院子里,瘦肉鲜红,肥肉厚实。姥姥每每都会用自豪的眼神欣赏她这一年的劳动成果。第二天一早,一只整猪和另一只的一半就会被小舅用独轮车推去集市上卖掉,换成一笔可观的收入用来应付家里大半年的开支。剩下的半只猪,很快会被姥姥收拾干净,归类分,分别储藏,待过年时成为全家餐桌上的美味。

我最期待的是年前煮肉的日子。姥姥会把猪的排骨,猪的尾巴,猪的心肝肺肠等等一起放在大锅里煮。我在一旁眼巴巴垂涎三尺地看着她在屋里忙来忙去,只期待那灶膛里的柴火越来越旺,只期待那味道满屋飘香,只期待餐桌上那一锅热腾腾的杀猪菜,只期待那一根专属于我的猪尾巴。排骨的肉丝鲜亮,红烧肉的肉皮晶莹,五花肉的层次分明,还有那一根可以被我分解得一块一块,每节骨头都啃得干干净净的猪尾巴……那是童年最香最醇的人间美味。长大后出门求学,再没有时间亲历姥姥家杀猪、煮肉的场景,但是每次年前回家,姥姥家小屋的房梁上,一定挂着那根专属于我的猪尾巴,那是她老人家对我无尽的宠溺,偏袒,牵挂,关爱……

姥姥的大黑猪和它的猪尾巴弥漫在我整个童年关于味道的记忆里,长大后吃过各种美味,尝过各种香甜,都不如那根专门为我悬挂在房梁上的猪尾巴,那味道一直深藏于心底,永远挥之不去……伴随我走过那么多平淡的、乏味的甚至艰辛的岁月。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