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增大王”刘益谦的2017:投资长江证券、国民技术损失惨重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5 22:55:54

       刘益谦的2017年投资并不顺心,这与国民技术、长江证券两家上市公司不无关系,仅长江证券就给其带来了逾40亿元的浮亏。

曾几何时,资本市场的弄潮儿刘益谦,摇身一变成了收藏界的“鸡缸杯大叔”。

近期,刘益谦作为长江证券、国民技术的大股东频频受到关注。这与国民技术累计投入5亿元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及母公司工作人员“失联”及长江证券总裁离开不无关系。

北京时间财经统计发现,截至2017年9月30日,刘益谦持有国民技术2469.13万股,按照1月2日收盘10.12元/股计算,其持有股票市值仅为2.50亿元,亏损严重。

同样,截至2017年9月30日,新理益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理益集团”)及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华人寿”)共计持有长江证券9.39亿股,按照1月2日收盘7.91元/股计算,持有股票的市值为74.35亿元。与彼时新理益集团斥资100亿元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长江证券股票相比,此时其大幅浮亏逾40亿元。

新理益集团和国华人寿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刘益谦。可以说,刘益谦的2017年投资并不顺心。

“定增大王”踏空国民技术

众所周知,刘益谦一直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有着“定增大王”、“艺术品收藏家”等一系列名号。

不过,最近国民技术“黑天鹅”事件却让刘益谦马失前蹄。

11月29日晚间,国民技术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累计投入5亿元的产业基金合伙人北京旗隆及母公司前海旗隆相关人员“失联”。受此影响,国民技术复牌后连续两个交易日股价跌停。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11月,刘益谦以每股17.95元的价格,从国民技术当时大股东中国华大处受让1114.2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4.0963%,费用约为2亿元。

时间进入2015年第一季度,刘益谦增持120.365万股国民技术股票,彼时,其总计持股数量达到1234.56万股,其一跃成为国民技术第一大股东。

另外,随着2015年推出每10股派1元再转增10股的分配方案,刘益谦的持股变成了2469.13万股。

时间财经翻阅国民技术三季报发现,刘益谦持股数量未变。以国民技术停牌前15.66元/股的价格计算,刘益谦的持股市值为3.87亿元。截至1月2日收盘,国民技术为10.12元/股,其所持有股票市值蒸发1.3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时间财经翻阅国民技术公告发现,2017年11月28日,针对此番前海旗隆“跑路”,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截至2017年12月20日,国民技术称仍未取得公安机关是否予以立案的通知。

此外,时间财经梳理国民技术财报发现,10年间其的净利润总计为4.39亿元。若是国民技术无法收回5亿元的资金,等于一次性把10年的利润亏损完。其2017年度业绩也将惨不忍睹。

投资长江证券亏损逾40亿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踩雷国民技术,长江证券同样也让刘益谦有“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2015年4月,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斥资100亿,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72%长江证券股权,共涉及无限流通股6.98亿股,成为长江证券第一大单一股东。

不过自2015年之后,证券行业整体业绩下滑,长江证券的股价也表现一般。

在此情况下,刘益谦在2015年再次买入长江证券股票。

2015年9月1日,长江证券发布公告称,2015年8月24日至2015年9月1日,刘益谦旗下的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4804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01%。

但受市场大环境的影响,长江证券股价在2016年1月份下跌超过24%。而就在此时,长江证券发布公告,称国华人寿于2015年8月24日到2016年1月27日期间增持长江证券2.3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9%。刘益谦之女刘雯超也紧随其后,于2016年1月27日买入公司股份4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1%。

然而,刘益谦对长江证券股票的增持还远未结束。2017年5月23日,新理益集团又增持了541.71万股,增持后共持有长江证券7.03亿股,累计占总股本比例为12.72%。

不过,长江证券股价却一直表现不佳。时间财经梳理长江证券2017年股价波动发现,2017年12月25日其股价跌入三年来最低点,仅为7.83元/股,较2015年受让时每股14.33元/股,几乎“腰斩”。

截至1月2日收盘,长江证券报价7.91元,刘益谦单笔百亿投资已亏损44.37亿元。

“鸡缸杯大叔”代言国华人寿

2017年,保险板块涨幅喜人。截至2017年12月27日,保险板块在申万二级行业和GICS全球(全球行业分类标准)二级行业分类中都位居涨幅榜首,板块指数上涨幅度分别高达83%和58%,远远高于其他板块指数表现。

在此环境下,持有天茂集团14.07亿股的刘益谦、王薇夫妇,无疑成为了这一波上涨中的大赢家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国华人寿成立于2007年11月;2016年3月,国华人寿注册资本金从28亿元增至38亿元,天茂集团持有国华人寿51%的股权,国华人寿是该公司的核心子公司。另外,刘益谦还参股安盛天平保险。

随后2016年7月,天茂集团再次启动对国华人寿的增资,历时一年多的时间,该增资计划终落实锤。天茂集团2017年10月31日晚间公告称,天茂集团拟非公开发行6.81亿股股票,每股价格7.11元,募集资金总额人民币48.45亿元,全部用于对国华人寿进行增资,以提升国华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

时间财经翻阅国华人寿2017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现,2017年前三季度,国华人寿总保险业务收入403.31亿元,净利润17.34亿元,高于2016年全年净利润。

与此同时,国华人寿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还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4.27%、123.10%,较二季度均有小幅度提升。

不过,保监会近日召开偿付能力监管委员会第四十次工作会议,纳入此次会议审议的167家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3%,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1%,综合充足率和核心充足率均显著高于100%和50%的偿付能力达标线。

具体来看,财产险公司、人身险公司、再保险公司的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277%、247%和331%。

若是与保监会召开偿付能力会议上公布的数据相比,国华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仍稍显不足。

事实上,国华人寿经营情况也在逐渐转好。2017年12月8日天茂集团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国华人寿于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1月30日期间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为人民币447.10亿元,不过根据保监会数据显示,2016年1月-11月国华人寿原保费仅为247.86亿元。

不过,对于银行保险渠道国华人寿有着别样的迷恋。2017年半年报显示,国华人寿上半年银行保险渠道保费占比超97%,而2016年同期银保渠道占比为70%。更为重要的是,据时代周报报道,国华人寿2017年投连险持续为负数,是国内寿险公司中唯一呈负数的企业。

自国华人寿成立至今已有10年,据彭湃新闻报道,在其成立10周年之时,特别邀请刘益谦担任国华人寿形象代言人,而董事长出任保险公司形象代言人,这在业内也是尚属首例。

举牌上市公司

刘益谦的“定增大王”并非浪得虚名。

在资本市场上,刘益谦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新理益集团及旗下国华人寿近年来在A股动作不断,频频举牌上市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国华人寿持股主要通过4个账户进行,分别为国华人寿—万能险,国华人寿—分红三号,国华人寿—传统一号和国华人寿自有资金。

时间财经整理中国保险业协会举牌上市公司股票信息披露发现,2017年国华人寿分别举牌了龙宇燃油、天宸股份,而这仅是新理益集团及国华人寿举牌的一部分。

此外,据澎湃新闻报道,光是2013年以来,刘益谦至少参与了31次上市公司定增,累计耗资近80亿元。

事实上,刘益谦在资本市场举牌的热情同样延续到了艺术品市场。

据悉,2014年4月,刘益谦以近3亿港元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同年11月,其以3.48亿港元拍下一幅有600年历史的丝绣唐卡;2015年3月,刘益谦以1.8亿港元拍下一套明朝郑和手书佛经。

北京时间财经记者 齐文健


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同时请勿删除文中北京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字样,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发表